資訊

老牛說|佛山/廣州“雙展”對峙形成了嗎?|潭洲展②

字號+作者:老牛 來源:華夏陶瓷網 2019-06-11 17:55 我要評論()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雙展”對峙格局形成

 01 

 潭洲展:

 從“蹭”流量到自帶能量 

佛山國際陶瓷裝備材料展(簡稱潭洲展)已經結束一周了,但由于馬上又要開始廣州展,所以圍繞著“雙展”的話題,接下來的一個月肯定還是熱門。

因為在上海廚衛展逛了三天,所以今年的潭洲展現場我停留的時間并不多,但顯然觀感卻好了很多,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國際館終于成型。畢竟這里代表的是前沿趨勢;二是大活動不少。尤其是幾場招標采購會令人耳目一新。

更重要的是,大家普遍反應,前面兩天的人氣確實還不錯。盡管我沒有親自見證,但口碑已經形成。這是非常重要的。

更有一點,恐怕被許多人忽視的是,今年的潭洲展與即將召開的廣州展是完全裸露在充分的市場環境下的公平競爭。因為前者在5月30號舉行,后者在6月18號舉行。時間的錯開,導致潭洲展無法“蹭”廣州展的流量。

所以,今年潭洲展的狀態,應該是百分百呈現出了它本身的生命力,包括未來的成長性。尤其是新明珠、宏宇、蒙娜麗莎等巨型生產企業的深度加持,使得潭洲展已經從一般意義上的產業展,開始演變為具有全局意義的上下游產業鏈生態展。而這顯然也使得它更加具有可塑性。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006.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011.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018.jpg

今年潭洲展中國制釉展示樣品

 02 

 參展企業:

 遵循自己商業邏輯做選擇題 

6月1號下午,我在2號館看的第三個展位是道氏技術。剛好偶遇副總經理高繼雄,我便拉住他問了些情況。高繼雄首先肯定了前兩天的展會流量。他分析說,“平臺很重要,前兩天人更多”,“潭洲展已經‘問題不大’”。因為“這里還是比較方便”,所以“廠家都來了”。大概“70%來自佛山及周邊地區,30%來自外產區,主要是高安、淄博、夾江的企業。”

針對有人反應“國外來客比較少”,高繼雄認為“堅持多一年基本上就可以了。”而今年道氏技術前兩天接待的國外客人數量也還可以。客戶主要來自印度尼西亞、印尼、越南等。這次潭洲展已經連接了十幾個客戶,而去年的廣州展,連接了三十多個國外客戶。但后者畢竟沉淀了30多年。

而事實上,道氏技術今年已經沒有參加廣州展。我問高繼雄:“明年,廣州展還去嗎?”他回答說,“不去了。”

有人會說,道氏技術可能只是你恰好撞到的一個例子。的確如此。一個下午的看展采訪不了幾個人。不過,令我有些意外的是,在意達加展位,一位叫劉志剛的年輕人對我說,公司今年也沒有參加廣州展,而且,今后也更傾向于參加潭洲展。所以,“雙展”演義到第二年,企業在做“選擇題”的時候,答案已趨于復雜。

而從昨天官宣的“2019廣州陶瓷工業展正式公布展位圖及展商名錄”看,中國制釉集團(大鴻制釉)、金剛集團、奔朗、新景泰、希望、新鵬,包括陶立西等潭洲展參展企業都將再次出現在即將召開的廣州展。而除了科達系(科達、恒力泰、德力泰),中窯、康立泰、星光傳動等名企今年也沒有參加廣州展。沒有參加潭洲展的名企則有美嘉、精陶、中鵬、一鼎、博暉、浩豐等。

至于廣州、佛山兩個展會國際館參展企業的對比,只有等到廣州展開幕后才更清楚。而國際館顯然也是兩個展各自最重要的籌碼。其實口水仗歸口水仗,從正常商戰的角度看,理論上,意大利軍團重視哪邊,勝利的天平就會最終傾向哪邊。

我一直是把“雙展”(包括陶博會和中陶產品展)作為正常市場競爭來看的。在激勵的競爭中總是間或會伴隨些非理性行為,包括“陽謀”,但這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兩個獨立的競爭主體。除非非市場因素強行介入。所以,在商言商,那些兩邊都“被迫”參展的老板,包括意大利、西班牙人其實都是在遵循自己的商業邏輯。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033.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039.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045.jpg

今年潭洲展國瓷康立泰展示樣品

 03 

 變陣:

 “博洛尼亞+里米尼”模式的可行性 

以上兜了那么大的圈子,最后有一個問題不得不談,那就是廣州、潭洲“雙展”明年之后的走向。我大概是這樣看的:

首先,潭洲展主辦方在4月19號的開幕式上宣布,明年“產品展”與“裝備材料展”合體舉辦。因為明年潭洲會展中心二期的5萬平米可以交付。作為旁觀者、行業觀察者,我認為這應該是步好棋。這步棋鎖定了潭洲兩個展的基本人氣,這點,相信誰都看得出來。當然,兩個展合體辦還將為主辦方節省大量成本和精力。這對參展商來說,應該也算利好。而且我認為,如果有成本節省,首先應該向小而美企業、進口品牌參展讓利。

不過,我更期待的是潭洲本身的“雙展”合體之后,產品、品牌營銷端和原料、生產、技術端的人流充分勾兌后,會產生什么化學反應?廈門石材展其實就是這樣按“品牌/產品+裝備/技術”模式辦的。由于場地限制,很多裝備都擺在外場,但并沒有給人違和感。而大家知道,廈門石材展是很成功的,一般的新企業進去拿位都難。

我覺得潭洲“雙展”合體舉辦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呈現行業的整個生態。這洽洽是專業展(非終端展)所應有的特征。比如博洛尼亞+里米尼模式。雖分兩個臨近城市舉辦,但因為時間同步,所以對全球參觀者來說,很方便、高效。

其次,另外想提一下的是,潭洲展今年搞的現場招標會,也是個不錯的意:一方面吸引人氣,另一方面也是解決供需之間信息的不對稱。不過,人們普遍擔憂的是,真正搞陽光采購,企業內部能不能習慣?所以,現場招標會要持續辦下去,需要動真格才行,不能讓它淪為噱頭。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103.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112.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118.jpg

今年潭洲展意達加展示樣品

 04 

“雙展”對峙:

 短期內“合并”有困難 

總之,我認為,潭洲展辦完第二屆,剔除非市場因素,未來幾年廣州、潭洲“雙展”對峙的格局已經形成。雖然廣州是“國字號”,潭洲是“地市號”,但這都是表面的。決定展會前途命運的是“內核”——參展企業的質量和數量,以及主辦方的服務能力。

再次,提到“雙展”走向,必然會涉及到“分”與“合”的問題。雖然“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大家都知道的“規律”,但“雙展”接下來“合”的條件恐怕首先還是看內部整合之后“潭洲展”的可持續性。

從理論上講,“潭洲展”越強,“廣州展”、“佛山陶博會”與之合并的機會就越大。而這恰恰也是全行業樂見的。但顯然,就裝備材料展這一塊,一旦合并,勢必重新回到獨立舉辦的狀態,因為畢竟潭洲展兩期加在一起才10萬平米,只夠辦一個裝備材料展。

因此,如果裝備材料展合并的話,潭洲“中陶產品展”勢必也得獨立支撐。但這樣的安排,對潭洲展主辦方來說,會是短期內的好選擇嗎?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133.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146.jpg

微信圖片_20190610194151.jpg

今年潭洲展科達泡沫陶瓷展示區樣品

本網轉載并注明來源的稿件,是本著為讀者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網友評論
足球比分智能预测软件